分类
旅途分享

江枫渔火灭,寒山钟声逝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流传了千百年的张继佳作令江枫渔火与寒山钟声火了,景区建起来,门票收起来,税收噌噌噌涨起来。因着古诗来朝圣的,感觉还是有些不值哈,既看不到江枫渔火,也听不到寒山钟声,大部分建筑都是新建的哈。若当作城市公园玩的话,还是可以的,这里的绿化园植都很美。

枫桥景区

因天已近晚,枫桥景区内已无甚游客,终于能享受这一片宁静的天地,坐看落英缤纷,临古运河想象唐朝时期的点点渔火。

枫桥

據乾隆《府志》引周遵道《豹隱紀談》云:枫橋舊作封橋。因张繼詩相承作“楓”,今天平寺藏經多唐人書,背有楓橋常住字,然余憶唐人張祜(hù,ㄏㄨˋ,福也。)已有“暮煙疏雨過楓橋”之句,《吳郡志》采祜此詩列於張繼詩前,而朱長文吳郡圖經續記》亦云:楓橋之名遠矣,舊或誤為封橋,今丞相王郇公頃居吳門,親筆張繼一絕於石,而楓字遂正。(注:繼詩祗言江楓,未及橋字,何以見足正橋名?朱語不免附會。若王丞相書張祜此詩,則斯言合矣。)嘗綜各文論之大約楓橋稱在最先,故張祜已以入詩,非因繼詩始起。(注:雷甘溪浚曰,張繼天寶末進士,張祜元和長慶間人,繼在祜前,此據《吳郡志》采祜詩列繼前誤。)而自唐及宋多傳於文人學士之口,斯其名易著封橋,則鄉里相沿傳寫別有此稱,是以唐時梵筴旣取標題,而此誌在宋初猶已上石,逮宋中葉以後乃雅俗皆書楓字,不復知有封橋之名矣。

清 · 叶廷琯《吹网录》 闵荣墓志

宋王郇公书写的张继诗石刻据说是这首诗的第一块石碑,然此碑早已尸骨无存。考证王郇公是谁可以查阅《寒山寺志 卷二 志碑》,他的结论就是王郇公就是王珪。这首诗本无题名,是后人安上的,反而张祜的诗是实实在在指出了枫桥。但对大众来说事实如何并不重要,别人都这么说了之后也就默认张继诗所描述的是枫桥了。

现在的枫桥连接着铁岭关与枫桥北街直到惊鸿渡。

铁铃关

铁铃关处于苏州阊门外水陆要冲,是明嘉靖年间苏州抗倭的军事建筑之一。

铁铃关原为枫桥敌楼,建于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系明代抗倭遗迹。当时,苏州城郊建有木渎、葑门、枫桥三处敌楼,现仅存此一座。关临运河,踞枫桥,扼水陆交通要冲,当金阊市廛前哨,是江南著名古关隘。据方志记载,铁铃关初为三层高,约三丈六尺,后渐失原貌。清道光九年(1829年)重修,次年改称“文星阁”,其后阁楼颓毁,只存底层拱门。

《铁铃关重修记》

站在枫桥景区仔细听了听,只有路边音响广播的音乐,丝毫听不见寒山寺的钟声,也许是时间不对或者环境不够安静?古运河上已没有了渔家,是不是都做了景区工作人员呢,噗噗。

近代又有传闻说张继诗中的江枫是指江村桥和枫桥,小雪虽不知道其中缘故,但也去看了看这座江村桥。

江村桥
江村桥

寒山寺

普明禪院,即楓橋寺也。在吳縣西十里,舊楓橋妙利普明塔院也。

《吳郡志》

寒山寺始建于六朝时期的梁天监年间,旧名“妙利普明塔院”,唐贞观年间,传说当时的名僧寒山和拾得从天台山来此作住持,遂改名寒山寺。宋朝太平兴国初年,节度使孙承祐建七层浮屠。嘉祐中改“普明禅院”。绍兴四年僧法迁重建。明朝洪武、永乐、嘉靖、万历各帝都重修寒山寺。嘉靖年间,僧本寂铸大铜钟和钟楼。

所以说来寒山寺最主要的就是参观浮屠塔、鉴赏碑帖与听(敲)钟了。

小雪

博主小雪出沒於魔都,程序媛,日本彩虹樂隊 ( L'Arc-en-Ciel) 的FANS,夢想八十歲還能繼續參加他們的 LIVE - TOUR, 希望結交更多的虹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