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zheng.org

花開未央

论我国陪审制度的利弊及完善

 

论我国陪审制度的利弊及完善

陪审制度是陪审机关吸收法官以外的社会公众代表参与案件陪审的制度。

陪审制度最早产生于古雅典和罗马时期,是当时司法民主的重要制度。近代西方陪审制度最早起源于英国,十七、十八世纪资产阶级革命后,陪审制度在西方国家得到了广泛的采用和完善,主要有英美法系的陪审团制和大陆法系的陪审员参审制两种形式。在我国,现代陪审制度的雏形是抗日战争时期根据地创立“马锡武审判方式”采用的人民陪审员制度。发展到了今天,陪审制度在我国民事诉讼实践中有着不可否定的积极性。

首先,它体现了司法民主。我国是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由人民当家作主,参政、议政是其基本特征。由人民陪审员参与审理案件是社会主义民主在审判工作中的具体体现。其次,在当前法院在社会上公信度不高的情况下,请陪审员参加陪审,对司法公正能够起到很好的监督和证明作用。让陪审员亲自参加审理案件比法院作许多宣传和解释其效果要明显得多,可以增加审判工作的透明度。第三,从法院的现实而言,在人员增加赶不上案件增长的情况下,由陪审员参与案件的审理可以缓解审判力量不足的矛盾。最后,陪审制度是沟通法院与社会及人民群众的桥梁和纽带,它能起到宣传法院司法公正的效果,是法院对外宣传的一个重要的窗口。

当然,法学界也存在别的观点,部分学者认为我国的陪审制度是移植于西方的,由于社会基础及状况不同,陪审制度在我国缺乏适用的基础,应该取消。我国陪审制度当前存在不少问题是不容回避的。

首先,我国现行人民陪审制度违反宪法原则。我国宪法第一百二十六条明确规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这即从国家根本法的地位上确立了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原则,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人民法院组织法》、《行政诉讼法》、《民事诉讼法》也做了同样的规定。由此可见,“审判权只能由国家审判机关——人民法院独立行使,审判权行使的主体只能是国家审判机关——人民法院,审判权只能由经过专门训练,掌握法律知识的特殊的国家公务人员群体——法官来行使,任何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都不能行使审判权。”而人民陪审员制度的目的是使陪审员发挥保证公民参与行使司法裁决权,这是与宪法相违背的。

其次,现行人民陪审制度操作困难。具体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陪审员法律专业知识匮乏。大部分人缺乏必需的法律知识,甚至不懂法,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不是从法律上来考虑问题和开展工作,而主要是从情理、感情、道义上来思考问题。由于专业知识的先天不足,导致他们在案件审理中不大可能对案件本身有争议的问题提出具有参考价值的意见,而往往是陪而不审,陪审只具有象征意义,导致了陪审制度的虚置。二是缺乏组织保障,陪审员选任方式的多样化,造成全国各级法院的陪审员没有一个统一的组织、管理机构。这必然导致陪审制度弱化。三是为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设置了障碍。在我国目前的司法制度改革中,着重强调了法官的独立行使审判权,并进行了主审法官制的尝试,审判权由法官专门行使是明确责任,增强法官责任感与业务素质的必需,在这种情况下,人民陪审员参与审判无形中加重了法官的工作强度,使其在处理案件时,必须对陪审员进行指导,从而为法官独立行使审判权设置了障碍。四是监督不够有力。由于陪审员没有象律师协会一样的组织机构进行管理,因此,对于陪审员发现法官在案件审理中出现的一些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形,由于缺乏一种通过组织的力量进行必要的约束和监督机制,导致陪审员监督案件审理的力度大为减弱。

同时,我们应该认识到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建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虽然我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仍要有一个较长的发展过程,在这个过程中,陪审制度仍可发挥其法律监督的作用,但必须进行比较彻底的改造。我认为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改造:

1)        立法上,为了维护宪法所确立的独立行使审判权的原则,人民法院组织法及各诉讼法应对人民陪审员的权利重新规定,使他们享有广泛的监督权,而不是与审判员享有同样的权利,切实发挥陪审员“陪”的监督职能,不再享有审判权。

2)        关于陪审员的选择。在实际操作中,要建立完善的陪审员选拔机制。明确规定陪审员的年龄、文化素质、政治素质、业务水平等,使陪审员有较高的业务素质,履行监督职责时能够发挥应有的作用。人民陪审员应有一定任期,陪审员经推荐和选举产生后,向全社会公布,法定期间内没有异议,报人大备案。需要人民陪审员参加审理时则随机抽取一或三名参加案件审理(具体人数应视案件复杂程度而定)。专业性、技术性较强的案件,应至少有一名该方面的专业人员作为陪审员。

3)        为了增加当事人对司法的信赖和信心,树立公正裁判的权威性,应当尽可能扩大当事人针对陪审员的名单而选择陪审员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