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旅途分享

花咲月之扬州

因着李白大诗人的一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小雪便心心念念了好多年。(关于黄鹤楼可以看这篇《游武汉》)

从中学时期夸下海口“我要亲眼看看春暖花开的扬州之美”到大学时期无数次被打断的出游冲动,再后来小雪来了金陵念书,距离扬州比以往任何时候更近了,却始终不曾到达这个目的地。

就在小雪对这件事情心淡得就快想要放弃时,突然契机出现,于是便有了此匆匆之行。

分类
旅途分享

梦游台北记之坠入地狱谷

终于来到梦游台北记的最终篇了,不容易啊,哈哈~

从九份回来台北之后,我们就住在北投的水纱莲休闲旅馆,有温泉可以泡哦,虽然我们都没有用过,好浪费啊。而且据说还有R级电视放映,我住旅店一向都不动电视的,错过机会见识了,不过据师妹说无意间换台看到被吓着了orz……

旅馆离地热谷很近,但是都要快走了的那天早晨才有机会去瞄瞄究竟,啧啧啧~

地热谷位于台北市北投区北投公园旁,为北投温泉的源头之一,是大屯山群区域内水温最高的温泉,硫磺烟雾的景色拥有「矿泉玉雾」的美称,是日据时代台湾八胜十二景之一。

地热谷早年是游客煮食和游乐的所在地,不仅容易发生烫伤意外,更会造成温泉水质的污染,造成护栏常崩坍,因此在民国83年自来水处将地热谷重新整修,温泉池四周设有栏杆、赏景凉亭和亲水沟渠,民众虽然无法在煮食但可在亲水沟渠泡脚,让民众来到地热谷依然能享受到温泉。

分类
旅途分享

梦游台北记之流浪到淡水

这篇文章拖到现在其实我已经没什么好写的了orz,我怀疑我越来越像水里的鱼,只拥有7秒的记忆,所以好多事情在我记忆里已经模糊不清了。

现在我能够写出来的,应该就是那里带给我的最深刻的印象了吧。

——写在前面的话

分类
旅途分享

梦游台北记之恋上山城九份

其实我之前并未听说过九份的大名,也不清楚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但酱酱童鞋说那是《神隐少女》某场景的取景点,我就觉得这里是非去不可的地方了

我们六人结课后就带着行李趁夜一路向东奔赴山城九份。我一路上都好期待,好想知道那里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地方,好想快点到达目的地,(PS.感觉这一趟台北行老天很是照顾我们诶,天气都很好,适宜出行,适宜拍相。)可是九份离台北还是有那么一点距离哒,我心急也不能马上见到,只好耐着性子,再增加多一点期待咯~

分类
旅途分享

梦游台北记之最爱夜游

入夜的台北,霓虹闪烁,有着与夜之女神Hecate同样的光采,令人眩目不已;我相信,台北也是一个越夜越美丽的城市。

此次台北之行,夜晚的节目不少。每当华灯初上,我们便又开始活动,四围趴趴走了。夜晚的台北“榨干”了我们的最后一点体力值,以致于每天“归巢”后都累得倒床就睡着了~

相比白天,你会更喜欢城市的夜晚吗?

分类
旅途分享

梦游台北记之不完全印象

对台北的初印象,就是那些在脑海里已经翻滚了千万遍的影像突然在眼前出现,伸伸手就能触摸得到。终于,我也走进了这些场景,好像做梦一样,没有丝毫的陌生感。悄悄地听着街头巷尾人们热络的交谈,认真地看着一路上招牌、标识显示的文字信息,连片的南方特有的骑楼街景,我仿佛回到了家。这座城市给了我hometown的感觉,很自在,当然,这里比我生长的城市要好得太多太多。

分类
旅途分享

国际旅游日免费游夫子庙

虽然今年又买了南京游园年卡,但是有些性价比低的景点还是没有包括在年卡内的,于是趁着国际旅游日南京12景点免费开放的机会,我筛选了一下,去了景点相对集中的夫子庙秦淮风光带蹭景点=w=

江南贡院(Jiangnan Examination Hall)

江南贡院始建于南宋孝宗乾道四年(公元1168年)。明代定都南京,苏皖两省乡试及全国性会试场所;永乐年间迁都北京以后,南京为留都,扩建科举考场,规模很大,有号舍二万多间。清代初期,南京为江南省首府,故贡院一直沿用“江南贡院”之名。

简单来说,江南贡院就是很大很大的科举考场啦,相当于现在的高考考场(还是公务员考场呢XD),现存的江南贡院并不是很大,比较特别的就是那些考生考试的号舍喇~我可是第一次真切了解到古时候的人读书考试是多么的辛苦啊~

分类
旅途分享

三游杭州西湖

杭州西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词的时候还是在跟表姐抢一包榨菜吃的年龄,那次杭州之行我因年幼并未参与,只是羡慕不已地看着大家游玩时的相片,只是幻想着大家口中的这趟“炎热无趣”的旅行是多么的精彩。

长大后,即使默写了千万次“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等等诗句也难以想象得出这个人间天堂是多么的美丽。

分类
旅途分享

宝墨园

门票:40元。(宝墨园+南粤苑套票:70元。)
地址:广州市番禺区沙湾镇紫妮村。

宝墨园清末民初是包相府,后称宝墨园,是供群众休憩游乐的地方。世易时移,原宝墨园早已被毁,原址已变成民居。改革开放后,发展旅游业和恢复文物古迹的春风吹到了宝墨园,1995年在港澳同胞及社会各界善长仁翁的鼎力捐助下,宝墨园得以重建。